欢迎访问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标题 内容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 文学作品 >> 寄情龙汇山 >> 阅读

寄情龙汇山

2016-06-30 11:25:22 来源:临夏州政协 作者:李 萍 浏览:174

尘封的心事,未曾在春天里放牧。因为,心不曾出门。
  尽管四目的视野里炫亮着青春的诗意,原野在冬麦的返青中醉眼朦胧,枝头鹅黄的情愫,涌动着一种春的思绪。
  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意境里,夕阳下的黄河也泛起诗意的美。泥土的芬芳在水面上飘荡,水鸟以候鸟的客居别离水域。在水一方的蒹葭苍苍里,风也柔和了几许,心在清明时节漾开,那些枝条涌动的鹅黄,诠释了时间,诠释了生命,诠释了人生,也诠释了机缘。
  有些人是擦肩而过的,即使刻意思念,依然在心门之外,但龙汇山没有拒绝我,尽管我是那般的冷漠。像有些人是命中注定要相随相伴一生的,想甩也甩不掉,如影随形,一生都是缘分注定的人,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反复在我们的生活!
  龙汇山就是那样生活在我的情感里,生活在我熟捻的季节里。直到小叔子说山上有一片粉红色的山杏,花儿开得正艳,风景很美!
  一直以来,饭桌上一小碟从龙汇山上采来的沙葱腌的咸菜,几双筷子动来动去,不得已又来了一小碟。谁让咸菜那么好吃!不过,说实话,沙葱咸菜的确好吃,无论是就着香喷喷的煮土豆吃,还是作为调味品让浆水面和豌豆面馓饭,其味道的实在妙不可言。
  河州人是喜食土豆的,无论是城乡的男女,很多人对土豆都情有独钟,而更煽情的怕是那些将土豆推上巅峰的咸菜。我作为很多河州人里土的掉渣的一员,也许爱土豆有关,但我更爱沙葱的咸菜。
  爱屋及乌的道理到我似乎奔四的年龄才明白。我也因为爱沙葱咸菜,而对永靖刘家峡的龙汇山慢慢喜欢。
  龙汇山位于刘家峡大坝的西南侧。古人有山环水抱必有气的赞誉。其实龙汇山就是一个山环水抱的地方,它屹立于黄河岸边,面向洮河口,气势非凡。如果说黄河是条巨龙,那么龙汇山就是那雄伟飞扬的龙头,附近的洮河和大厦河相继与黄河交汇,活像两只龙须。
  山脚下,就是举世闻名的刘家峡水电站大坝。
  关于龙汇山,有一个传说,四千多年前,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汜滥于天下。大禹平地开沟渠把水引入小河,疏通小河入大河,引导大河入大海的疏导办法,先后将龙汇山附近的洮河和漓水(大夏河)汇入黄河,继续引水向东流,直达兰州时,突然,龙腾虎跃,提醒道:洮不漓湟……洮不漓湟……”并挡住了大禹的去路。大禹听了猛惊过来:洮不漓湟是说洮河、漓水(今大夏河)离不开湟水的意思。急忙从褡裢里取出计算治水的筹码(竹码),仔细重数了一遍,果然是计算错了一个筹码,即朝西方向还有一条湟水河未归纳。于是在龙汇山东侧建造了一座锁龙桥,使黄河、洮河、大夏河三条龙改为折转倒流,以副筹烽。
  陇上名人,晚清秀才罗锦山对传说诗曰:水趋东海破山陬,河到洞川水倒流。怪见飞涛归宿海,逆翻骇浪渡扁舟。探源博望疑返驾,敷土禹王错用筹。何以反常微地理,佛身无怪闪灵丘。
  而当地的民谚曰:禅不投汤,洮不漓湟。第一句说的是:尧舜禅让的故事,第二句则是大禹治水,为民造福的故事。
  当我听到那些传说,读到关于龙汇山的文字时,我对龙汇山满是歉意。因为,最初的印象里,光秃秃的龙汇山,居然因为没有绿意,没有树荫而倍感荒凉。想想,在炎炎夏日,谁不喜欢在荷塘一角,躺在凉伞下,让惬意的风拂着脸颊,漫不经心地垂钓,做着姜太公不曾做完的功课,乐哉妙哉快哉,酷似神仙的生活谁不喜欢?又有谁愿意跑到山上去醍醐灌顶太阳的和暖
  也是最初,我对那方山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彼此相对无语。然而,当小姑子和表妹被小叔子用摩托车载上山,为我采摘回那么多的沙葱时,我一下子惊醒过来,原来,生活里我遗忘了很多,包括龙汇山,也被我遗忘和藐视在心门之外。
  据小姑子说,她们被扔在山上,是沙葱很多的山坡时,我无端地难过。我对亲人们没有做丝毫值得她们感动的事,可是,她们居然为我而一整天都在山上采来摘去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就是就着土豆吃的咸菜吗?不就是在浆水面里绿绿成一片的咸菜吗?沙葱和韭菜没有多大的区别,可是我偏偏喜欢!

因为沙葱咸菜,因为山坡上纷繁的绿,龙汇山与我慢慢深刻起来。

那年,在雨后的一片凉意里,我试图去采已经零落成泥却依旧绿在山野的沙葱,心是安然的。我想,只有那些还没有被秋霜卸掉绿意的沙葱,为我停留。尽管我的步履有点蹒跚,但我的手心里还是攒了一把沙葱。

还有那一株株尚未籽粒饱满的葵花,在小侄女的咿呀里,不得已慌张中采来一盘,匆匆抹去花魁,亦匆匆将葵花籽装入口袋时,才知道什么安然的境界。

一颗一颗又一颗,好多葵花籽还没有饱满,亦将山点缀的多彩艳丽。

当提及那些时,小叔子温和一笑,说那是他栽植的,我郁闷的差点让自己再去摘一株。偷偷摸摸做了一回贼,居然偷的是自家的。

不知是小叔子的话有煽情色彩,还是龙汇山上的山杏真具有艳丽的色泽,我再次上山了。我试图以优雅女子的姿势上山,但粗旷无点滴优雅之态,所以踩在龙汇山的肩膀上时,我有点歉意。

山野里,山杏花朵芬芳一片,那引得蝶舞蜂鸣的山杏,叽叽喳喳地夹杂在沙葱沉睡的周身,率先挣脱季节的捆绑,舞在山野。

一个山洼又一个山洼的空间里,凡是被叫做树的绿色,都在喷灌水的滋润下装扮了山野。一片粉白的也是山杏,像诗词中的女子,妖艳一片。

我不知道,诗词中的女子,可否如我一般,心洋溢着蜜糖,招引着山野中的蜜蜂,嗡嗡成一曲《明天我要嫁给你》,而后把心拱得暖暖的,任山杏的粉白色粉红失色。

于是,我学着诗词中的女子,吟哦春风,在龙汇山的山顶一角。

突然,我米粒般的心事,在三月的春风里剪出一个个缠绵故事,随鸟鸣演绎爱。也是曾经,在烟雨楼里,安静地聆听阿莲姊妹的歌声,躲在一角偷看泰斗的儒雅和营长谦和的微笑,而后讪讪地将自己融入那方安美之中,直至深埋心底。与龙汇山的山杏一样,与有些人的相遇相知是一见钟情式的。也是在前尘往事的一些日子后的傍晚,姊妹花你看你看,月亮的脸中,虎姓的女子竟然宛若词里那般的优雅;镜片后深藏一双将美定格在心底乃至万千人目光深处的王规男士,深沉、安祥的举止和摄人心魂的目光,使苹果园突然静幽,唯有一声来自心底真诚赞美龙汇山的花儿,将龙汇山再次绵延我的心底。

一只蚊子迈着霸王的步子,在一片鹅掌般的空地上跺出鹅黄的心事,和着米粒的微小,酿出江南米酒的糯香,也酿造出龙汇山的一片绿。

山上,一架战斗机被载来了,一家教练机也如期而至。我趴在教练机上,似乎自己就是教练,似乎自己已经翱翔在蓝天。

生命因为有水而滋润。其实,水是生命之源的话语怕是三岁小孩都会说,然而,站在龙汇山上,视野里的黄河奔流的那么急切,赶赴一场重要约会一样,不肯做分秒的停留。偶尔看一眼山由最初的荒凉变得绿意昂然,一路欢歌而去。

山,因为有仙而灵。我不知道龙汇上上是否有仙,但我知道山上有庙宇道观,善男信女如约的到来,也使一切都活泛开来。
当人离去时,山静寂了。鸟儿便活跃起来,沙葱也夹杂其中,吵吵嚷嚷地讲着我们人类的笑话,也学着优雅的模样,又使山热闹了。

我突然羡慕起龙汇山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家在山下。每天上山下山,四季度景色都历历在目,都在他们的视野里更替。尽管山风使它们的脸庞黝黑,然而,为了使龙汇山更绿,花更香,可他们眼眸里的喜悦是难以掩饰的。诺大的山上,除了与同事对语外,更多的是与风

我安然地绕着一株山杏,来来回回左左右右,走了好大阵。我把心置顶在山杏花蕊,选择一直硕大的黄蜂,把心语吻成蜜的形状,和溢着蜜的心情,打造诗词中的女子;我侧耳倾听了蜜蜂嘤嘤嗡嗡的情话,享受了山杏甜蜜的芳香,才走开;我也学着诗词中闲庭信步的优雅,然而,山语风声、鸟语花香都数落我少了温婉!我无语,毕竟,隔了千年!不是初秋,也不是盛夏,没有葱绿一片的沙葱,自然也没有孑然成一片的沙葱花朵,可是那紫色的小花朵,如薰衣草的芬芳,摇曳在我的心海,飘香在我的心底深处,一如多年的记忆。

作者李萍现为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编辑部副主任



  相关文章
2016-06-30 11:25:22
2016-06-30 11:22:46
2016-06-30 11:07:43
2016-06-30 11:06:30
2016-06-30 11:04:47
2016-06-30 10:55:04
2016-06-30 10:49:2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
电话:0930-6214464 地址: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红园路277号
陇ICP备10000403号-1 网站总访问量: 当前在线 6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