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标题 内容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 文学作品 >> 冬日思绪 >> 阅读

冬日思绪

2016-06-30 11:04:47 来源:临夏州政协 作者:王俐平 浏览:175

今年的冬天来得似乎比哪一年都早,在人们还没有渴盼的情况下,一场大雪刹时改变了大地的面貌。冬日的积石山脚下,山、坡、沟、村、树灰蒙蒙地连成一片,灰中带黑、黑中含灰,白雪消融后的痕迹像一条条白练从山顶垂挂下来,整个大地在寂静中休眠了。

眼前的灰色影响了我,心情也随着景色逐渐阴沉灰暗, 还夹杂一点隐隐的痛,心在慢慢地收紧,思绪把我带到了那个灰暗的年代。想起这些,不禁打了一个寒噤。那是一个物质匮乏,买什么都要凭票购物的特殊时期,把这些说给80后的孩子们听,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并哈哈一笑了之。过去,每逢春节,怀揣票证,清晨六、七点钟去排队,队伍长长的,望不到头和尾,寒冷的天气使人们口中哈着白气,揉搓着冻得发红的耳朵和双手, 为了防寒跺着双脚,耐心地一寸寸蠕动着脚步,直到从柜台上买到东西,才算结束。

到了秋风萧瑟时,凭票买煤的人家,早已把地上的落叶扫得精光。随处可见老妇、小孩穿着打补丁的衣裤,提着竹篮在煤灰堆边拣煤渣。国庆节一过,人们像蚂蚁一样,搬运储存着大白菜、洋芋等过冬食品,忙碌地腌制着各式酸菜和咸菜。主粮不够吃的人家,把盛馍馍的篮子吊在孩子们够不着的房粱上,给孩子们定量供应。几乎家家的中午饭都是炒洋芋条或炖洋芋块。如果我们在饭桌上稍有微词,就会遭到父亲的批评:能吃饱就已很好了,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时经常饿得头晕眼花,甚至除夕晚上没有一片肉。想着父辈们以前的生活,顿时,我们觉得碗中的洋芋菜喷香无比。眼前的那片云多么像烈士墓上的一朵朵小白花。每逢清明节,父亲早早就准备好了纸扎的白花,叮咛我们扫墓时一定要插在长满蒿草的烈士坟头上,给长眠在异乡的战友们捎去问候。我们听得最多的话题是:比起那些二十几岁就在战场上死去的战友,我能够幸存下来并有了家室和儿女们是非常满足的,他们连一天好日子都没享受过,没有吃过革命成功后的一顿饱饭.甚至没穿过组织发给的一件新衣服。说着这些话,他脸上的惋惜变成了知足。

我童年所处的那个年代没有收音机更没有电视机,惟一的娱乐活动就是一个月能够看上一场电影,其余的晚上就是爬在煤油灯下或电灯下做完作业后,一家人围在一起听父亲讲故事。他讲得最多的还是战火纷飞的年代和部队生活:土地革命时打土豪、分田地,还有砸开国民党县衙,释放进步人士和政治犯的情景。更多的是陕北红军迎接中央红军、大生产运动学习织布纺线、抗战时部队如何经商搞贩运筹措军饷,解放战争时跟随彭德怀元帅指挥的第一野战军二兵团四军十一师一路西进的故事。在众多的故事中,父亲最为自豪的是在中央警卫团从事警卫工作和参加兰州战役的那段岁月,最触动悲伤感情的是:扶眉战役中被国民党胡马军队追逐,在三伏天的关中平原上,解放军的两条腿与国民党的八二军骑兵赛跑,战士们几天吃不上一顿饭,喝不上一口水,精疲力竭,有些口吐鲜血扑倒在地上,永远的倒下去了。还有身体虚弱、跑得慢的战士,牺牲在八二军骑兵的马刀下。最后在固关峡终于打了一个反击战,得到暂时的喘息。停下来时,啃了几个玉米棒,喝了几口从泔水缸中舀来的泔水,当一口气喝完后才觉得水有一股臭味,仔细一看,缸底下有许多条蛆虫在蠕动,直恶心得要呕吐。随后就靠着墙跟倒头就睡,一觉醒来,似乎觉得身旁有许多麦草梱子,推了一下,倒下去一个,再推一下,又倒下去一个,感觉不对劲,打开手电筒一照,全都是死人。有解放军战士,也有国民党士兵,霎时,疲乏和睡意全都吓跑了。听到这里,我们姐弟几个吓得往被窝里钻一钻,往一块挤一挤。那些牺牲的战士姓甚名谁?家在何方?家里有什么人?尸骨最终葬在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一批又一批的部队在他们身边开过,脚步匆匆地又踏上了向西的征程,父亲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之后便沉默了。全家人一起沉默、暇想,烈士牺牲得多么悲壮、惨烈,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又是多么幸运,何其幸福?于是,温暖的睡眠更觉香甜、悠长。梦中似乎在追寻着那些无名烈士不尽的足迹。

如今,每当亲友们把朴素、平易、勤俭等赞美词送给我们时,我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些品质源自于那个年代、那一代人和给我言传身教的父辈。他们只希望有吃有穿有住,生活上没有过高的奢望,而当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代价,获得低得不能再低的生存条件时,却早早的化作一缕清风,悄然而逝了。现在的我们,尽情地享受着丰富多彩的生活,有条件的还在讲究著华服、开名车、居高堂、挥霍大把的金钱。人们并没有付出过生命和鲜血,甚至没有付出过一滴汗水,而付出了的却没有得到任何东西。这是多么的遗憾!

人们常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当逢年过节,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幅幅场景:头糸羊肚子手巾、身穿白茬子羊皮袄,南梁堡打游击的红军战士;在延安窑洞门前站岗放哨的年轻英武的中央警卫团战士;在沈家岭战场上将生死置至度外、誓与敌人决一死战的解放军勇士。我经常在去上坟烧纸的路上茫然地寻思着,或许在那棵松树上、那片白云上栖息着先辈们的灵魂。每当清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似乎在叮咛着什么,我静静倾听这细微的响声,仿佛是在告诉我们:要珍惜现在的生活,要常怀感恩之心。

我祈祷:愿他们的灵魂不再寂寞;愿他们的灵魂寻找到自己理想中的世界!


2010126



  相关文章
2016-06-30 11:25:22
2016-06-30 11:22:46
2016-06-30 11:07:43
2016-06-30 11:06:30
2016-06-30 11:04:47
2016-06-30 10:55:04
2016-06-30 10:49:2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
电话:0930-6214464 地址: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红园路277号
陇ICP备10000403号-1 网站总访问量: 当前在线 2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