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标题 内容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 委员风采 >> 久违的爱 >> 阅读

久违的爱

2016-06-30 10:28:53 来源:临夏州政协 作者:李 萍 浏览:178

春天明媚的阳光还残留着一丝寒意,心情是别样的,也许久久阴霾后的晴朗,人的心情也随天气变得温馨而美好。

那天,一位男同事给女儿买头绳,就色彩向我讨教,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认真,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我看的出来,那不仅是一条头绳的问题。对女儿喜欢的色调和偏爱,这位年轻的父亲很严谨。后来,他在炫目的头绳中千挑万选了两条中意的。当他向我描述时,眼中涌动着的欢喜中更多的是爱,那抹如头绳一样细细的父爱,绵延冗长。

他说:我选的头绳女儿喜欢的不得了,我也喜欢。女儿的喜好,决定了他的审美标准。突然,我觉得小女孩是那么幸福,她的父亲是那么爱她。那一刻,同事对女儿的爱,我羡慕不已。有种爱,从不挂在嘴角,那就是父爱。

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种久违的爱涌动在心底,而我的父亲却已远去,消逝在我的生活中……

父亲在世时,我对他的爱感觉甚少,但他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把对儿女的爱掩藏在内心深处,用沉沉的双目点击着我成长的脚步。在朦胧的童年记录中,因为生活窘迫,那时买东西都得凭票,更别说漂亮的头绳了。

25年前,我们从县城转移到城里,有滋有味地过起城里人的生活。家居城中心,在小什字买什么都方便,尤其是下什字的蔬菜,更是一道风景。每年腊月一到,成捆的大叶芹菜和韭菜,诱惑着行人的眼球。

很多时候,路旁总是扔满了芹菜,当然是发蔫了或是有点烂菜叶的芹菜。那会我们家养了几只下蛋的鸡,姥姥每年腊月来我们家,一有空就去小什字拣拾能看过眼的芹菜,给母鸡们把菜叶剁得细细的,好让它们多下几只蛋。我到现在还很纳闷:芹菜含有很高的纤维素,是减肥的好东西,我们家的母鸡吃了那么多的芹菜,怎么就会那么肥了呢?肥的竟然不好好下蛋了,我们每次去拾鸡蛋,鸡窝里空空的,甭说是鸡蛋,连鸡毛都没有。

现在想想有点好笑,除了母鸡们的伙食得到改善外,我们的碗里竟然也有芹菜。印象最深的一次,姥姥拾来的芹菜绿绿的,茎杆也嫩,在姥姥的劝说下,母亲做了美美的一锅肉炒芹菜,我们每人一碗,吃得有滋有味。我可不愿意从碟子里夹一下吃一口,碗里多好,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反复地嚼着芹菜,感觉日子很甜美,那会对于日子的甜美好象就是从芹菜的咀嚼中感觉到的。

我们家的鸡倒也争气,肥硕得让邻居们羡慕不已,我们即使读了初中,家中的鸡也会每天啄着我们从学校里带回的干馍馍,所以我们的手里常有一个有点油渍的提袋随我们上学。

现在的宋家巷蔬菜市场,那会很宽阔,没有什么修建物,也没有铺面,行人还很少,是我们放学爱走的巷道之一。巷道路旁每到初春就有许多洋葱堆积着,我们在乡下是种过蒜的,但对于长得比蒜大又不一样的洋葱叫海蒜。海蒜有的已发了芽,有的皱里吧唧的,当然还有烂的,但更多的是发了芽的。和我们关系好的同学是地道的城里人,她对海蒜不屑一顾。我也不知道当初捡拾海蒜的目的究竟是不是为了给母鸡换口味,但好奇是肯定的,毕竟没有吃过也很少见的,就像如今市场上卖的那些琳琅满目的南方水果一样,即使不买,也会好奇地问问。

我是先挑拣了几个海蒜回家的,母亲给鸡切时,会不时地擦一下眼角,我看在眼里,心里就估摸开了:海蒜连切都让人难受,想必也不好吃的,要不宋家巷里怎么会有那么多如小山一样的堆积在那没有人要呢?再想想,毕竟是城里人,他们的嘴巴可真厉害,什么都能吃!不过,我们家的鸡可是比乡下的鸡有福气的,会吃到海蒜!

那样估摸的结果好象是我们家的鸡比起人家有了资力一般,每回路过或是特意从宋家巷回家,都要挑拣几个海蒜让母鸡们调口味。有次,母亲在给鸡们切那呛眼的海蒜时,突发奇想,切成丝,就着洋芋丝炒了。呵呵,那味道还很好吃,蛮香的,我们都争抢着吃。自那以后,我们待遇就提高了,拾的海蒜我们也吃鸡也吃,尤其是我,我吃的很贪婪。母亲也有了对付海蒜呛眼的绝招,在菜刀上弄点水,和切葱那样就不使眼睛流泪了。

我现在只要看到洋葱,耳际不由响起那位女同学帮我们拾洋葱时的纳闷:你们家的鸡吃洋葱很厉害啊!它们吃那么多洋葱会下蛋吗?

她是怎么也不明白我们家除了那些鸡,还有我们呢!就在那年从初春到暮春,我们将海蒜的祖宗都给它吃了个遍,能不厉害吗?

吃海蒜的季节渐之被西瓜所替代了。每年夏天,到西瓜上市时,父母在我们吃过晚饭撒野时出门了。当落日余晖斜斜地洒过电线杆,他们推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回家了,车架上绑着鼓鼓囊囊的东西。我们的眼睛一亮,飞跑过去,喊爸爸妈妈的声音里都带有撒娇和惊喜!

是西瓜!在等待父亲切瓜时,我们我们使劲地咽着口水。瓜是有裂缝的,只要按着缝轻轻地一下,喀嚓的声响无比悦耳,响到我们的心坎里了。于是,不规则的一块一块的瓜在我们的狼吞虎咽瓜汁的四溅里,我们打发了夏日炎热的傍晚!
直到吃饱了,我们才擦着下巴上的西瓜汁,才会向父母疑问西瓜怎么是破的。说来会让今天的孩子们感到好笑,那回,东校场里整车的西瓜在拉运途中难免磕碰,没有人会愿意要有裂缝的西瓜,所以就以半价或是更低的价格卖给向我们父母那样既精明又很会过日子的人了

我们自然喜欢,只要有西瓜可吃,哪管破与不破呢?我们家的母鸡自然也会津津有味地啄食西瓜皮的。

于是,在夏日傍晚,我们只要看到父母推着自行车出去回来时,一望见那车架上鼓鼓囊囊的东西,便会看看平日里对我们耍点小威风的玩伴,骄傲地大声喊着又要吃西瓜喽!之后得意地跑向自行车。

可是,现在,谁会拣拾弃置一旁的芹菜呢?谁会去挑拣那些皱里吧唧的洋葱呢?谁会去买有裂缝的西瓜呢?谁家的母鸡会吃的到芹菜和洋葱呢?它们的胃肠里怕是那些失去原汁原味的饲料,它们的蛋也是与我们记忆里自家喂养的母鸡下的蛋有很大的区别,干巴巴地少了许多的水分,炒鸡蛋的颜色没有那么好看,甭说吃了……

我们家的那些母鸡给我们下的蛋,把我们三人滋补得脸红扑扑的,走路脚底生风,身体结实的与任何柔弱不沾边,到如今一路急速走来也是蛮有劲的,那些都在一定程度上与母鸡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我知道,父亲是爱我们的,虽然不语,却深刻无比,他的爱在我们渴望的食物里!

我知道我深爱着父亲,当我有了儿子时,才更深刻地体味到父母对儿女的爱,有时是无言的

温温软软的儿子,依偎在我的身边,呓呓呀呀的,整天指东指西,要这要那,蹒跚着跑来跑去,小手指谁便喊八戒。爱撒娇的儿子,见我总是小胳膊一扬一扬,呢喃着妈妈要抱,搂着我的脖子亲呢的在颈边摩擦,不时地眯着双眼朝我扮鬼脸。黑眸中跳动着纯真。儿子的一举一动无不使我疼爱不已。

初为人母,我懂得了那段亲子之爱,是人间固有的天性,它又在我身上延续,在生活的气息中静静回流。

我没有漂亮的头绳,但我拥有着头绳一样绵长的父爱,如同那个幸福的小女孩。

日子是在流失,但美妙的东西如一张张的黑白照片,即使相隔多年,也永不褪色。

平淡的生活里不乏有闪光的片段,美妙的东西丰富了我们的心间,那怕相隔了很多年!也会时不时地弹跳在记忆里,会晾晒在生活甜美的最深处…… 

作者李萍现为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编辑部副主任



  相关文章
2016-06-30 10:25:53
2016-06-30 10:15:21
2016-06-30 10:40:31
2016-06-30 10:31:55
2016-06-30 10:28:53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
电话:0930-6214464 地址: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红园路277号
陇ICP备10000403号-1 网站总访问量: 当前在线 6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