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标题 内容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 临夏文史资料选辑 >> 忆金树仁在新疆(陈 沣) >> 阅读

忆金树仁在新疆(陈 沣)

2016-08-03 15:57:29 来源:临夏州政协 作者:临夏州政协 浏览:257

金树仁,字德庵,甘肃永靖县人。甘肃文高等学堂毕业,清宣统已酉科拔贡。曾任和政龙泉小学和临夏凤林高等学堂教师。一九一五年,应杨增新之召赴新疆供职幕府。旋考取一等知县,历任阿克苏、蔬附、迪化、库车等县知事。一九二六年,调任省长公署政务厅长。一九二八年杨增新赞成北伐革命,更易旗帜,组织新疆省政府,金任民政厅长。后任新疆省主席,兼新疆总司令。

新疆交涉署长兼军务厅长樊耀南(湖南人),久蓄异谋,待机发难。一九二八年七月七日,新疆省立俄文法政学校举行毕业典礼,杨增新等省城文武要员及苏联领事夫妇均被邀参加。樊耀南遂密使该校教务主任张纯熙和同谋十余人,以学生装束,内藏手枪,拟乘机将军政人员一网打尽,起事夺权。典礼后,设宴招待来宾。备有酒席三桌,设在学校大礼堂内。杨增新的随从人员,安排在另一室内招待。杨增新对学生训话后,遂即赴席。樊借口天热,坚请众人暂解武装入席。杨之席上由一位汉文老教员陪坐,樊在苏领事席上陪坐。酒过三巡,菜上二道,樊举酒与苏联领事碰杯(暗号)。突然手枪弹从窗外密至。杨怒目厉声问:干什么?已身中七弹倒地。副官冒维新赶至扶杨,亦中弹立毙。副官长贺万寿(宁夏人)及旅长杜发荣(临夏人)均被击毙。建设厅长闫毓善(酒泉人)腿、臂部中四弹,其余人员夺门而出。苏联领事及其夫人藏匿于厕所。樊临出走时,又向杨胸口连发两弹,并在杨之身上找出省府钥匙,遂率众直入省府三堂,图谋抢劫军库,夺取印信。顿时全城纷乱。樊入省府三堂后,发现金树仁在省府二堂政务厅内阅批文件(金中途退席回省府),预感事情不好,即令随从写一请金来三堂议事之手条,派人送往。但金树仁闻变后,已有所准备,紧闭二堂门不出。樊之同谋吕保如(无线电台机务员)带着手枪去二堂谋刺,因神态慌张,被金之随从崔肇基发觉,吕谋未遂。时金树仁临危不惧,挺身而出,命省署护卫军,先行包围三堂,断绝内外行人;继调步兵营长杜国治(杜发荣之子)和营长王大成、张毓秀率部进入省府;又调军务厅军务科长张培元固守城防,把守要隘。严密部署后,随即率众攻击三堂。樊始则顽强抵抗,渐至弹尽,遂被活擒。经派员审讯,樊耀南自认主谋刺杀不讳,并与其同伙 对质后 ,遂即宣判死刑,当夜处决。

次日 (八日),金树仁一面派人清查漏网,一面邀约财政厅长徐益珊、迪化道尹李溶及军政人员议事,商谈了四个问题:一是樊政变突然,金应变及时,定乱迅速;二是樊在刺杀杨主席后,占据三堂妄图夺权,在千钧一发之际,各厅署及省会、公安局,紧闭大门,深藏未出,无人过问;三是金平乱有方,地方未致糜烂,人民未遭涂炭;四是共推金任省府主席,电请中央任命。最后,各军政人员要求金表示态度。金便说:昨天乱局扩大,间不容发,稍纵即逝。我为着安定边局,为着给杨主席报仇,是以调请各位,商平乱事,幸各将士同仇敌忾,一致用命,祸首罪魁,均置之于法。现乱事虽平,惟今后维持地方,来日方长,希各位本以往之精神,各忠职务,我当以诚待人,共图国事,以安边陲。会毕,金亲自拟稿,电南京政府及全国各省当局:新省政变,主席杨增新被刺,首谋樊耀南已认罪服法,乱事已平,边局安定,可保无他虑。并分电南北疆镇守使、道 尹、各亲王及各部队:省城政变,杨主席被刺,祸首樊耀南及同谋四十人,均已拿获,判处死刑,乱事已平,省会地方安靖如常,并请饬所属一体,提高警惕,注意地方治安。接着,撤换了在政变中闭门不出的省警局局长张得善,由伽师县长谈风翼接替。

九日,金树仁召见省议会议长饶孜阿吉(维族)及地方官员,详述了事变经过。旋即接到南京行政院复电 对于金之应变,维持地方治安,慰勉有加,惟对于事变真相,意再调查。而金以远道误闻失真,势所不免。中央任命短期内恐难实现,搁置日久,恐引起各族群众误会,疑猜横生,影响治安为由。遂与各厅署长及张培元、黎海如等人研究决定:先行就职。于是金于七月十六日移入省政府办公,省府各委、厅、南北疆将领、各族王公,致电表示拥护。迟至八月二十六日,南京政府始以平乱有功,任命金树仁为新疆省府主席,兼任新疆总司令,并颁发省府组织法,规定省府委员名额七人,令呈报审核。金遂召集各厅署长协商决议:以金树仁、鲁效祖、王云佐、徐益珊 、闫毓善、刘效藜为省府委员 ;金任主席,鲁兼秘书长,王兼民政厅长,徐兼财政厅长,闫兼建设厅长,刘兼教育厅长。即报请行政院审核。而行政院以刘效藜系北洋军阀曹琨贿选议员,未允所请,改派刘文龙为新疆省府委员兼教育厅长。后金调派王云佐为伊犁道尹,李棨(广东人)为省府委员兼民政厅长。南京政府又指定张凤九(新疆人,国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 )为新疆省政府驻南京办事处处长。

金树仁取得政权后,对平政变之有功人员,论功行赏,提拔重用。原新疆总司令部军务厅军务科科长张培元(青海贵德人)升任军事处处长,军官学校教官黎海如(广东人)升任军需处处长,冯梁(云南人)升任军法处处长,步兵营长杜国治(临夏人)升任步兵团团长,步兵营长王大成(兰州人)、张毓秀(甘肃人),均升任步兵团团长,崔肇基(临夏人,金之随从)升任总司令部马弁连连长,金树智(金之四弟)升任机关枪大队队长。所有连长以下的出力人员,均各按级升用,或奖给薪饷一月。炮兵连长刘丹从(山东人)在城外防守要隘有功,调升营长,但刘以年老多病为辞,改任巴楚县长。从而达到了金因人论功行赏的目的。

金树仁上台后,为了加强军政建设,以巩固其统治地位,积极网络人才,提拔重用亲信。他电调周立忠(甘肃天水人)来新,委任新疆骑兵第一师参谋长,兼阅军事处文稿。不久,又调为骑兵团长,驻防哈密猩猩峡。原温宿县长汤有光(陕西人)升任塔城道尹,兼税务专员。委任段瑔为省府秘书,并电请行政院、外交部批准,委派陈继善为新疆外交署长。

金树仁之五弟金树信,久居住兰州,屡向金要款接济,金复电:携眷来新。同行者有侄子金作珍、同乡鲁绍周等。金树信被任命为骑兵第一师参谋长,鲁绍周为省府秘书。亲威李廷俊(甘肃永靖人,任过临夏凤林学校校长)赴新后亦要求金委用,初安置总司令部马弁连充当马弁,后改任督办署卫队营营长。一九二九年夏季,伊梨镇守使牛时(云南人)派代表李丹初(伊梨人),到省述职,留连二十余日,应酬频繁,恰焉耆区行政长汪步端有病出缺,其职由牛时接替。军事处处长张培元,因注目伊犁,便在金树仁面前,极力推荐金树信为军事处处长,自己任伊犁屯垦使。金表示同意,并呈咨行政院、军政部、内政部备案。

金树仁执政后,曾干了一些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事。他设立航空学校,筹建空军,巩固国防;以兵工建筑公路,沟通新绥间汽车交通;兴学勤农,轻徭薄赋。新疆过去系受协省份,民国以来,协饷停止,地方收入不敷军政各项费用,差额颇巨,历年全赖发行省币,聊资补助,长此以往,亏空难以弥补。金计划次第发展工矿业,建设新疆。他派包尔汉前往德国购买兴办工矿之各种机械 ;并与德国西门子电气公司接洽在新筹建电厂,由该公司派人来新,进行考察;将克拉玛依矿油带往德国化验,准备开采;一九三三年春季还运到塔城掏金机二十部。

 一九二九年,派鲁效祖赴南京报告边局情况,并面嘱物色各项技术人才。除陆续聘到飞行员王子固、李笑天和兵工厂无线电技术员陈祚荫等外,又由彭昭贤介绍认识了盛世才(盛曾任郭松林部排长,后赴日留学,结业归国。在北伐时,任某部作战科科长,北伐后到参谋部服务),盛表示愿赴新疆效力。鲁电金予以推荐。金复电:军事人才不需要,暂缓来新。鲁因已答应盛来新,便与之同行抵省。金尚犹豫不决,鲁以人格担保。之后,金遂委任盛世才为督办公署参谋主任。盛谨慎从事,以求信任。

北伐成功后,南京组织国民政府,蒋介石和汪精卫意见分歧。一九二九年,汪在北京召开西山会议,电金就近派代表参加,意在拉拢。时金主新不久,对于中央内部情况不甚了解,而北京就近又无可派之人,只复一电云:新疆系边远省份,向极信赖中央,将来先生如到中央去,自当竭诚拥护。因此,汪对金极为不满。

一九三年汪任行政院长,不久,派秘书长褚民谊以考察党务名义,取道北草地赴新,并私自带法国考察团同行。道经绥远地区(今内蒙古自治区),法国考察团在戈壁上玩弄枪枝,击毙驼夫一名。内地各学校学生,以法国考察团轻视中国人民,举行抗议,罢课游行示威,要求政府依法惩办。同时,新疆省各学校,亦积极响应,相继罢课游行。新省因没有接到中央通知,立即拒绝法国考察团来新。于是派督署副官长王履谦前往吐鲁番县接待考察团。王婉言谢绝入境,迫使考察团由原道回京。褚对此极不高兴。褚民谊到省后,金欢迎至招待处(先已饬迪化县择定省党部为招待处)。次晨,褚代表行政院参加金树仁补行就任省政府主席典礼。之后,褚、金在省府久谈外交内政事宜。褚在省居住月余,走访回、维族各礼拜寺,与各族群众接谈甚广,最后将有拳术之四名青年带赴南京。临行时,金赠送新疆各种特产外,并由天津拨送路费三千元。褚到南京后,有意给金难看,乃将此款转付作甘肃救济之款,并声明此系你省金树仁之款,发泄对金的不满。

一九二九年,我国东三省中东路事件发生,南京行政院和外交部电新省:现以中东路事件,中苏绝交,速即召回所属五领(塔什干、斜米、阿拉木图、宰桑、安集延),严密布防。金接电后,亲拟搞复电云:新疆孤悬塞外,三面临俄,边线延长,犬牙交错,头头是道,防不胜防,无论何时何地,一旦被来侵犯,都是国家领土,自当严予痛击,保卫边疆。中央鞭长莫及,地方无力备战,新苏尚未通商,可否维持局部和平,藉抒中央西顾之忧。旋接复电:准其维持局部和平

一九三一年九月,苏联商务代办来新,金根据中央准其维持局部和平的电示,派外交部驻新特派员陈继善、领事牟维潼,会同苏商务代办及苏驻迪化领事孜拉肯,商订新苏临时通商协定。金主持修改两次,仍未如意,未作最后定稿签字。而苏代办回国在急,实行年月因此推迟,双方声明再作考察。至金下台始终没有实行(附协定原文)。

一九三三年三月间,马仲英部在新疆东南两路进军,矛盾事态扩大。金树仁为加强军运之计,拟向苏联购买汽车一百辆,派员与苏联领事孜拉肯接洽。孜允先交订金一部分,价款从优商交。于是,金邀约各厅署长到府,动员给政府酌借黄金,并说明:库存尚有白银十余万两可作抵押,况每年尚有阿山金课,实借实还。众怀疑将来恐成画饼,但碍于面情,有的慷慨应允,有的勉强表示赞同。陈继善带头交黄金五百两,朱瑞峰一百两,李溶二十两,张鸿远八十两,还有刘文龙及官商等共凑集黄金一千二百七十余两。省府派飞机由常应福解送塔城,行政长鲁效祖负责交苇塘子苏联银行。恰在办理交付手续时,新疆一二事变发生,金树仁下台退往塔城。经与鲁商定提取黄金,作为金之路费。购汽车之事,时过境迁矣。

一九三三年四月十二日,驻迪化归化军(收编之白俄人)二百余人,围攻省府。时督署卫队营及骑兵第一师均被盛世才设计调出,留营官兵很少,金虽奋力抵抗,终因兵力悬殊,省府被占领。金来不及携带印信,仓皇出走。当晚由政变者召集各法团及归化军旋团长举行紧急联系会议,决定政治方面成立临时维持委员会,军事方面成立临时军事委员会,公推教育厅长刘文龙(湖南人)为临时主席,东北救国军郑润民为临时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刘提出三项信条:1.保全全省各民族生命财产;2.保全金主席全家生命财产;3.保护苏联领事馆。全体与会者都赞成签字。时金在第一公安分局,刘嘱陶明越(迪化县长)和李笑天(公安局长)持议决条件交金阅看,让其放心,绝无生命危险。金阅后未见来人,速即离开公安局,急调第三路指挥杨正中率部进城反攻。金在西城上亲自督战 。经一昼夜激战,西北城均已到手,归化军不支,准备退却 。时东北义勇军又派队参战,枪弹由归化军供给,大炮连续轰击,归化军转败为胜,金即退驻城外红山咀。时总指挥盛世才已率部到一炮成功(地名)地方,陈中(策动事变者)前往接洽,盛允赞助完成政治革命,遂向红山咀发起进攻,欲彻底歼灭金之势力。金知大势已去,即由杨正中指挥护送西退。苏联领事馆副领事迎到绥来,表示愿无条件以实力帮助,恢复地方。但金以内部事情婉言谢绝。金到塔城后,于二十四日通电下野。而南疆各将领由苏联转来电报,请金不要离开搭城,与邻邦协商,取得帮助,反攻省城。金以内部矛盾,不让外人渔利为由,乃即通电南北疆各将领及各行政长、省城各厅长,略云:我不能图一时之快,遗万世之讥。君应以地方为重,勿以我为念。黄台之瓜,不堪再摘,望各严束队伍,和衷共济,以固边圉,而维地方。中央于五月五日准金辞职。金遂将所有随行各部队,饬杨正中率领赴伊犁,归张培元师长调遣。本人取道西伯利亚,携眷前往天津。九

在金树仁任职新省时,维族艾沙曾在新属塔什干领事馆充当翻译,因盗卖国际护照,被领事查觉后,电请省政府通充协缉。艾沙畏罪潜逃南京,赴行政院进谒褚民谊,欲对金树仁进行报复。褚因法国考察团之挟嫌,遂即听取艾沙报告,并积极参加意见,罗织罪名,以杀人放火,侵占抢盗,内乱外患等罪名,命艾沙直接向行政院控告。时金在天津,对此毫无所知。

八月间,蒋介石以咨询边情,电金前往南昌。金见蒋后,留连数日辞行,蒋问:现欲何往?金答:顺便到南京赴各院、部述职。蒋又说:到南京往励志社,并派员沿途照料。金到南京下榻中央饭店。越日,行政院派宪兵四名,执有拘捕文件,送金去江宁地方法院。因案属司法行政部,交由苏州高等法院审理。

消息传至西北,甘、宁、青人士杨思、邓宝姗、张质生、喇世俊、马鸿宾、马麟、马步芳、马步青、张维、王廷翰、裴建准、水梓、鲁大昌、徐绍烈、邓隆、马国礼等二十余人,联电营救。而行政院以案归司法,置之不理。苏州高等法院开第一庭审讯时,原、被告各执一词,无以解决。苏高院请司法行政部令新疆省政府查复,令去后,久不见复文。迭电催促,亦不见复。法院因没有根据,不能处理。时我(陈沣,临夏人,原为金在新疆时的政务秘书)在南京为时已久,眼见拖延数月,没有解决之途径,乃赴行政院见褚民谊,询问金案。褚忙问:你认为怎样?我答:新疆事变,杨增新被刺,全城纷乱,金平乱迅速,地方未致糜烂,人民未遭涂炭……”话未说完,褚起身边走边说:案归司法,你去找司法部。我又到司法部见部长王用宾,询谈金之罪名。王说:金本无罪。如果说金有罪的话,那张学良的罪更大了。现原告说有这么一回事,被告说没有这么一回事。没有根据,无法审理。已行文新疆省府去查日久,没有复文,电催几次也不见复,未知原因何在。我答:自金在塔城辞职离新,马仲英二次出兵新疆,东路古城子(奇台县)、孚远县滋泥泉,南路达板城,战事激烈。中央派参谋本部次长黄慕松、外交部长兼司法行政部长罗文干,先后飞新宣慰、巡视,均未得到很好的结果,且马仲英围攻迪化,情况甚为复杂。盛世才为巩固个人地位,借助邻邦,先消灭伊犁屯垦使张培元,继解围迪化,马仲英退走南疆,新疆局势未定。而金则老马识途,故盛顾虑重重,不欲金迅速恢复自由,是以搁置不复。金去京失去自由之事,盛在新亦密而不宜,所有行查文电被盛扣留。王说:新疆没有复文,无法结案。次晨,我又到司法部,王问:你昨天来了,今天又来,有什么事?我说:部长将行查金案文件,可否给我摘抄一份,我准备寄到哈密,请刘应麟行政长派专人送给迪化省府委员鲁效祖,由鲁携带文件去见盛世才,询商催复,可以办通。王说:既如此,复文到来与金案有益,下午可将文件送到。我接到文件后,备函寄刘,刘迅速转交省城。在鲁郊祖的催促下,盛指定鲁和商务会人员商议,依照经过事实函部具复。复文到部,交由苏州高等法院审理。本可宣告无罪,但因行政院交付金案,目的在判罪。为顾全汪精卫面子,决定给金判罪,然后由国民政府特赦。

 一九三六年五月,苏州高等法院在南京再次开庭审理金案。先由金发言,继由律师张耀曾等三人次第辩护。最后,法庭宣判:根据新疆省府查复文件及律师辩护和被告申述,杀人放火、侵占抢盗、内乱等罪名,均不成立。惟外患部分,与外国订立商务条约,是中央之特权,金树仁未经呈请中央许可,与苏联政府拟订通商协定,是违犯国法。根据法律条款判处徒刑三年零六个月。金问:那中央复电准其维持局部和平这一条何所指?审判员说:你不服可以上诉!金遂被送监服刑。同年十月十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宣布:金树仁与苏联政府订立临时通商协定,是为维持地方,因以获罪,应予特赦。金树仁获赦后,携眷居住南京。抗日战争南京沦陷前夕,始离开南京到甘肃兰州居住。民国三十年病故,时年六十二岁。

 

(张永华协助整理)


附件:

新疆临时通商协定迳启者,查中华民国之新疆与苏联共和国,彼此领土接近,在历史上已有经济发展之关系。又查双方政府屡次表示愿意共同发展新、苏间商业。因此,新疆省政府与苏联政府,在中华民国与苏联正式通商条约未成立以前,协定如下:

一、新疆省与苏联共和国,货物出入及人民往来之边卡,依照中国及苏联现行法律,将来由依尔克斯塘(或土尔尕特)、霍尔果斯、巴克图及吉木乃(迈科布且盖)经过之。

二、新疆省政府,希望苏联政府,准予新疆商民,不必经特别许可之手续,有权将新疆各种土货,无限制运入苏联售与苏联国营商业机关,但为苏联现行法律所禁止入口之货不在此。

三、新疆省政府,对于苏联商务机关及其国民,在喀什、伊犁、塔城、阿山、迪化各区,准予自由执行交易之权,并由上述各区内,遣派代理人或委员,前往莎车、吐鲁番、焉耆、和阗、阿克苏,与各该本地商民或商号,订立买卖契约,及督促其履行之权。新疆省政府,为苏联政府买卖事业趋于轨道起见,允许苏联商务机关之职员及其国民,遵守新疆现行法律或规则,对于各代理人与各商务机关所在地,彼此来往之间,得有自由往返通行之权。

四、新疆省政府,希望苏联政府,关于苏联商务机关及其国民,与新疆商民或商号,订立买卖合同及契约之时,允予彼此间,自由商定卖买货价、转运及契约期限各条件,并依照中国现行法律上以证之程序时,所订之买卖合同到官厅内登记。新疆省政府声明登记合同程序之日期,依照新疆现行惯例,不得超过五天。新疆省政府声明,新疆本管地方官厅,于双方发生争论之时,定能现行调查双方所订之合同或契约,依照中国现行法律,公平履行双方所定之契约。

五、新疆省政府,允许苏联商务机关及其人民,无论现行或将来,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所完纳之关税及其他税款,比之中国商民及商号,不能有较高或加重情事,如将来新疆依据现行法律施行营业税及其他类似营业税性质之税捐时,所有在新疆之苏联商务机关及其人民,自应与中国商民及商号一律完纳。

六、新疆省政府,希望苏联政府,为重视新疆国民经济利益起见,所有关于发展新疆应用各种机器,如工业电气、农业交通等项全部构造之各机,将来依照商业合同性质完全供给之,并以同样性质的合同,担任新疆建设上应用之相当技师及由中国人民内造就专门人员。苏联政府并于同样性质的合同,对于新疆国民经济上施行改良农业、垦牧各事宜的祈予相当协助。

七、新疆省政府,希望苏联政府,为重视新疆国民经济利益起见,对于新疆商民将中国内地出产各货运入新疆,或将新疆出产各货运往中国内地,允准按附单内所列之各货通过苏联国境,此项附单将来由新疆省政府之特派员会同苏联驻迪化总领事,以发达新苏间商业为基础,在本年十一月十五日以前会同商订之,该项附单得按照新疆及苏联国民经济必要之情可每年商议改定之。

新疆省政府,希望苏联政府,将来对于新疆省政府转运自己必需之订购物件,并非含有买卖性质在内,请求由苏联国境通过,无论由中国内地运入新疆,或由新疆运往中国内地,或由与苏联订有商约及将来缔结商约之第三国运入新疆时,以极友好之态度允予查照办理。

新疆省政府接准苏联政府函称如所运通过苏联国境之货为现行法律所禁止者,苏联政府对于新疆之请求当然不便查照办理一节,业已查照备案。

所有以上规定各节,纯为发展新、苏间双方经济关系,新疆省政府认为同意发生效力。特此布达,顺颂公绥。

中华民国二十年十月一日 十月一日 于迪化



  相关文章
2016-08-03 16:01:31
2016-08-03 15:57:29
2016-08-03 15:55:43
2016-08-03 15:54:14
2016-08-03 15:52:52
2016-08-03 15:38:1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
电话:0930-6214464 地址: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红园路277号
陇ICP备10000403号-1 网站总访问量: 当前在线 4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