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标题 内容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 临夏文史资料选辑 >> 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的早期领导人─胡廷珍(李亨) >> 阅读

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的早期领导人─胡廷珍(李亨)

2016-08-03 15:55:43 来源:临夏州政协 作者:临夏州政协 浏览:232

胡廷珍,字玉芝,甘肃临夏市人,一九二年生于一个经营农商的殷实家庭。

胡廷珍七岁入私塾受启蒙教育,后入临夏凤林高等学堂学习。他学习认真,喜爱写字作画,父亲专门聘请人为他指导书法;他秉性笃实,热心助人,因而受到老师和长辈的器重,同学和同辈们的爱戴。

一九一九年,胡廷珍考入兰州法政学校攻读。读书期间,新任校长曾奉命停发该校学生助学金,致使许多家境贫困的学生,生活发生极大困难,而引起强烈不满。胡廷珍对穷苦同学深表同情。为了表示抗议,他和赵文炳等率领同学罢课,要求恢复和补发助学金。这一行动在社会上震动很大,被称之为法政学潮。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斗争,当局终于答应学生的要求,恢复和补发了助学金。但胡廷珍、赵文炳二人却因所谓带头闹事,被学校以整顿校纪为名无理开除。一九二一年,胡、赵二人同往北京求学。行前,同学们依依不舍,纷纷以补发的助学金捐赠资助。

胡廷珍在北京朝阳大学学习期间,和甘肃旅京学生李翰园、王猷宣、李闵学等,积极参加了李大钊同志领导的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斗争。胡廷珍因擅长演说鼓动,又富有组织才能,因而得到大家的赞扬。革命斗争实践,使胡廷珍逐渐煅炼成一名坚强的革命战士。一九二四年经李大钊同志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他更加积极自觉地为革命奔走呼号。每逢假期回乡探亲,他总是随身带着进步书籍,如宣传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国大纲和俄国十月革命以及马列主义的书籍,分赠给同学、亲友等;在兰州,他经常与胡兰谷、鲁永年、田志仁、何祥和、王国斌等青年一起聚会,研究探讨俄国的十月革命和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并向他们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说明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解放而斗争到底的决心。在兰州他先后联络了六十多位志同道合的青年,一九二五年夏,假满回北京前,这些同志在兰州小西湖举行了联欢茶会。在会上,他一再嘱咐大家,努力学习马列主义,密切联系群众,宣传革命,唤醒民众,准备同封建军阀势力作坚决斗争。回北京后,经常寄回革命书刊供大家学习。在胡廷珍的教育影响下,他们中间的许多人,都陆续参加了革命,有的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二六年三月十二日,两艘日舰公然掩护奉系军阀炮轰大沽口,当时倾向革命的国民军被迫还击。事后,日、英、美、德等八个帝国主义国家无理向段琪瑞政府提出最后通谍。帝国主义的蛮横行径,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怒。三月十八日,为反对卖国军阀政府和抗议帝国主义的侵略,在李大钊同志的亲自组织领导下,北京十万多群众在天安门举行集会、游行,遭到段琪瑞政府的血腥镇压,酿成一八惨案。胡廷珍积极参加了这一斗争。惨案发生后,他不顾个人安危,努力掩护同志,积极抢救伤员;在死难烈士李闵学等人的追悼会上,他义愤填膺,痛陈反动派的罪恶行径,并鼓励大家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坚持斗争。

一八惨案后,反动派加紧追捕李大钊同志,残酷迫害革命者,形势急剧变化,斗争更加艰巨。但是,反动气焰没有吓倒胡廷珍,革命者的鲜血更加激发了他的斗争热情,增强了他的革命斗志。他经常在李大钊同志左右帮助工作,为了避开敌人的追踪,他和同志们曾转移到苏联驻中国大使馆活动,经常工作到深夜方才回校。是年,根据革命工作的需要,党派胡廷珍同志到广东,参加广州国民政府工作,并任黄埔军校政治教官,在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下进行工作。北阀军组成后,胡廷珍又被派往北伐军总政治部,担任宣传股股长。一九二六年六月,毛泽东同志在广州主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他经常到农民运动讲习所听毛泽东、肖楚女、邓中夏等同志的讲课,并与从北京来广州工作也参加听课的李翰园、胡兰谷、田志仁等交流学习心得,讨论时局,从中受到很大教益。

一九二六年底,党为了加强对冯玉祥领导的国民军的政治思想工作,派胡廷珍由广州到陕西西安,在国民军政治部主任、共产党员刘伯坚同志领导下工作。一九二七年二月,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在张一悟、宣侠父、钱清泉等领导下,联合国民党左派势力,发动革命青年,打击了以田昆山等为首的国民党在甘肃的右派势力,重新选举了国民党甘肃省党部。不久,右派势力进行反扑,向冯玉祥告状,冯令国民党西北政治委员会,派人调查甘肃党部问题并加以整顿。经刘伯坚推荐,三月,胡廷珍和王孝锡、保至善、马凌山等共产党员,以西北政治委员会特派甘肃省党部党务委员的身份来到兰州。

胡廷珍等到达兰州后,首先对国民党甘肃省党部进行了整顿改组。胡廷珍任工商部部长,负责工会工作,王孝锡任青年部长,保至善任农工部长,马凌山任委员,一些倾向革命的国民党党员也参加了省党部的领导工作,使省党部的领导权掌握在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员手中。接着又改组了中共甘肃特别支部,胡廷珍任书记,王孝锡任组织部长,马凌山任宣传部长。在特别支部领导下,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革命活动更为广泛开展起来,发展壮大了党组织;工会、农会、妇女及青年组织,邮政、理发、挑水及电讯等行业工会,也相继恢复成立;兰州的西固、七里河等地和皋兰县恢复成立了农民协会;组织了进化剧社,创办了刊物《妇女之声》,把省立一中校刊作为宣传革命思想的舆论阵地,利用一切机会介绍新思想,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抨击国民党右派,活动十分活跃。在中共甘肃特别支部的领导下,由王孝锡以甘肃省军务督办公署政治部主任、国民党甘肃省党部青年部长的身份,于一九二七年四月正式成立青年社,从而加强了党在青年中的组织和宣传工作,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和青年运动相结合,这对国民党右派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胡廷珍在他的母校法政学校的学生中,先后发展了一批进步青年入社,并在兰州道升巷租了一所房屋,作为青年们活动和学习的场所,还在何正庵(临夏人)在兰州辕门开设的商务印书馆经销部内,成立了文化书社,积极开展革命活动。

胡廷珍多次回临夏积极开展工作,曾在凤林学堂内的杨公祠,组织进步学生鲁成明、牙含章、李建章、石珊、魏秉仁、王砚山及该校教师邓豪杰等十多人,学习革命理论和苏联十月革命经验。他还介绍杨松轩、曹福祥等加入青年社,介绍段彦平、李剑虹、李应平等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九二七年初,蒋介石与工农为敌,背叛革命的面目日益暴露,一时甘肃上空,阴云密布,右派势力蠢蠢欲动。为了打击甘肃省国民党右派势力的反动气焰,扩大革命影响,四月初,特别支部在省政府门前召开了一次反蒋动员大会,胡廷珍、王孝锡都参加了大会。会场上悬挂着孙中山和列宁的巨幅画像,张贴着共产党万岁、马列主义万岁等标语口号。会上散发了宣传品,宣传共产党的纲领,揭露蒋介石及甘肃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嘴脸。这次大会,动员了广大群众,制造了社会舆论,使国民党右派的嚣张气焰不得不有所收敛。

一九二六年九月,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后,胡廷珍曾对冯参加革命抱有很大希望,认为有冯玉祥参加抗战,革命成功没有问题。然而,一九二七年春季以后,冯玉祥逐渐倾向蒋介石,特别是一二以后蒋冯合流反共,对胡廷珍是一个很大的教育,使他认清了自己以前的幼稚,破除了对冯玉祥的幻想,坚定了他与新旧军阀斗争的决心。一九二七年四月中旬,刘郁芬在兰州五泉山召开的军干会上,发表了冠冕堂皇的讲话,胡廷珍立即当众发表演说,驳斥刘郁芬在甘肃施政中的弊端,揭露了刘的伪君子面目。

由于胡廷珍、王孝锡努力工作,深入发动群众,成绩显著,给甘肃带来了新的政治局面。因此,他们虽然在兰州时间不长,却很快成为有影响的人物。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革命形势急转直下,胡廷珍于四月中旬在兰州安定门外下沟九号(现五十二号)马效余同志家中,召开了一次党的秘密会议。有三十多人参加,共商大局,研究对策,准备组织力量进行必要的斗争和预防策略。

一九二七年四月下旬,胡廷珍到临夏开展工作,教育界、工商界及地方绅士四百多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胡廷珍在会上发表演说,讲述革命形势,宣传革命道理,号召学习苏联革命经验,实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并将一些革命书刊和马克思、列宁像片以及刻有本人题词的青铜墨盒等,分别送给学校及亲友。

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各地反动势力相继向革命进行反扑。四月二十八日,奉系军阀不顾全国各界的强烈反对,在北京杀害了李大钊等二十位同志。消息传来,全国震惊。为了悼念李大钊同志,甘肃特别支部决定举行隆重的追悼会。五月七日,胡廷珍组织临夏各族各界人士六百多人,在东关庙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凤林学堂进步青年学生,佩戴黑纱,脚穿白鞋;会场上挂满了挽联、挽帐等。胡廷珍还亲笔写了李大刮同志精神不死的横额,并在追悼会上发表演说,介绍了李大钊同志的生平事迹和革命精神,控诉了蒋介石叛变革命的罪行,号召大家继承和发扬李大钊同志的革命精神,把反帝、反封建、反新旧军阀的斗争进行到底。同日,在兰州由王孝锡同志主持,在东校场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临洮、天水等地,也举行了追悼活动。这些悼念活动,教育了人民,提高了群众反帝、反封建、反军阀斗争的觉悟,但也引起了国民党右派势力对胡廷珍、王孝锡等共产党人的注意和仇恨。

当胡廷珍回到兰州时,反革命势力已十分猖獗。一九二七年六月十九日,冯玉祥同蒋介石、胡汉民等在徐州举行会议,决定宁汉合作,反苏反共。接着,冯玉祥命令解散所部共产党组织,礼送共产党人离开国民军,并公开迫害共产党人。刘郁芬也在甘肃开展清党活动,指令一律停止军队政治工作及各级党务工作。七月,胡廷珍、王孝锡、保至善、马凌山等接到冯玉祥调他们去郑州开会的命令,便乘车前往西安。车行至陕西长武时,恰遇从武汉回甘的共产党人许清祺、张子骞、杨澍、万继承及祁文波等,才得知全国形势的严重。他们到西安后,又会见了西安党的负责人赵葆华同志,向他们介绍了形势。大家一致认为,冯玉祥令他们去郑州开会,可能是圈套,于是决定先去河南洛阳,向刘伯坚同志请示汇报。

当他们到达洛阳时,刘伯坚已被礼送前往武汉,他们便直奔武汉找党。此时,武汉形势急转直下,时局十分紧张。党组织指示他们迅速返回陕甘,就地坚持斗争。胡廷珍等回来后,得知保至善已在西安被捕,陕西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他便和王孝锡回到甘肃宁县,暂住在王孝锡的家中。胡廷珍同志抓住暂时逗留机会,给当地高等学堂教师、学生宣传革命斗争形势,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同时为师生书写对联、中轴、条幅,并在一窑洞墙上题写养精蓄锐四字,还抄录岳飞《满江红》词。以互相砥砺。不久,任鼎昌同志回到宁县,带来党的指示。经过研究,王孝锡等在宁县坚持斗争,胡廷珍回到家乡临夏开辟工作。

甘肃清党开始后,许多共产党员、青年社员被捕被害,胡廷珍、王孝锡等被通缉抓拿。临夏县县长马凤图,先抓来胡廷珍的姨夫鲁效曾、妹夫黄国祥,严刑拷打,逼问胡廷珍的去向。并派军政人员到胡廷珍的亲戚家中搜查,还到胡廷珍家,破门挖坑,翻箱倒柜,最后将胡廷珍的家产全部没收。八月,胡廷珍经天水、临洮等地,秘密回到临夏,隐居在亲友家中。白天在家隐蔽,夜晚进行活动。他一方面宣传群众,发动群众,恢复党的组织,开展进步人士的统战工作;另一方面进行秘密串连,准备组织一批回、汉劳动群众待机暴动。

临夏是封建军阀统治十分严酷的地方,虽然胡廷珍的活动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但时间一长,反动派已有所闻。一九二八年,反动当局获悉胡廷珍确已回到临夏活动。正值此期间,回族青年马仲英从青海来到临夏举行武装暴动,围攻河州城。反动当局便借机大搞反共宣传,造谣说:马仲英起事与胡廷珍等共产党人有联系,从而加紧通辑追捕胡廷珍等同志。

胡廷珍的战友和亲属,对他的安危十分关心,想方设法帮助胡廷珍躲避敌人的追捕。在兰州,何正庵、程宪宜等得知情况紧急后,立即电告临夏的何恕庵:兰州古月大涨价,请转告大老板,将货藏起(注:古月,当地胡椒代名,这里暗示胡廷珍),用暗语提醒胡廷珍注意隐蔽。为了躲避敌人的疯狂搜捕,一九二八年十月,胡廷珍化装成粜粮的农民,身背两条口袋,混入稠密的人群中步出东门,行到北塬五里巷口后,骑着事先备好的马匹离开了临夏,化名王文,住在永靖县的炳灵寺。他和蔼可亲,虽然只住了十几天,却和寺内喇嘛相处得十分融洽。临走时,小喇嘛依依不舍,寺内魏管家还赠送十个银元,作为路费。为了了解兰州的情况,胡廷珍来到离兰州不远的河口。在此恰遇他在凤林学校念书时的老师蒋再书,便上前机警地说:我叫何文,是您在凤林的学生。老师会意地说:只要你不是胡廷珍就好了,现在对他通辑搜捕的很厉害,你告诉千万不要疏忽。同志们的关怀,更加鼓舞了胡廷珍的斗争信心。以后一个时期,他有时改扮和尚,有时装扮商人,来往于甘沟寺、八咪山、永登的高塔山等地,广泛接触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扩大革命影响。

一九二九年初,胡廷珍在兰州附近的黄茨滩,约见了田志仁同志。说他已联络了部分回汉农民,准备暴动,想和王孝锡一同组织发动,但没有收到王的回信;并想急需了解省城情况。田志仁随即到了兰州,但此时王孝锡、保至善已光荣牺牲。当胡廷珍听到这个不幸消息时,十分悲痛,痛哭道:革命的儿子娃,一定不忘阶级仇!此后一年,他虽在临夏、永登、永靖以及青海等地活动,但由于特支组织委员王孝锡牺牲,特支已不复存在,难以开展工作。他对同志们说:我在甘肃身份暴露,无法开展革命,我要去新疆、去苏联,再为先烈报仇。一九三年二月,胡廷珍将临夏的工作,转交给段练平、李应平、李剑虹、杨松轩等人,化名何义之,携带妻子儿女,奔赴新疆。

当时正值马仲英在宁夏收集旧部准备进攻甘州(今张掖县),河西走廊防守甚严,局势十分紧张。胡廷珍一家来到甘州时,城门紧闭,不得入城。正在无奈之际,幸遇在甘州公安局做事的熟人,一家人乘坐木框吊进城里,暂住在舅爷马辉若家中(卸任不久的甘州县长)。他每日除看书学习之外,还对表弟马晓余进行革命教育。马晓余对胡廷珍的革命行动很不理解,问他:你经历这么大的风险,何日才有自由?胡廷珍耐心地说:革命就是这样,孙中山先生为了推翻清朝帝制,受尽了多少苦难曲折;伟大的列宁为了打倒沙皇,在世界上创造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逮捕流放,受了多少艰难险阻!外国民歌说得好,过了严冬腊月,又是明媚春光,对一个革命者来说,有志者事竟成嘛!马晓余问:你为革命落得抄家、悬赏卖头的罪过,你又是如何看的呢?胡廷珍说:大丈夫为革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马晓余又问:中国地方很大,你何必单身匹马,出塞避秦?胡廷珍解释道:我去迪化(今乌鲁木齐),并非去桃园避秦,而是因为新疆与苏联相邻,我的目的是借道新疆去苏联学习。胡廷珍鼓励马晓余好好学习,将来去苏联学习深造,投身于解放祖国的伟大事业中去。他还写了许多诗赋,连同其他时期写作的二十万字,编为《甘泉随笔》。

同年秋,胡廷珍一家离甘州,经月余行程,到达迪化。新疆省督办金树仁,因早已收到反动当局对胡廷珍的通辑令,并听信:胡廷珍和马仲英有联系,派人在马部搞政治工作,有窥探新疆省之企图的谣传,故对胡到新疆存有戒心。他企图将胡廷珍或就地杀害,或押回甘肃。他找胡面谈,进行威胁,说什么你们共产党人,把自己家庭毁了,把关内甘肃闹得乱乱的,又来新疆祸害,这是不许可的,我要把你解送甘肃办理。面对这种无理指责,胡廷珍十分气愤,便严词回答:督办,我已来到新疆,这是你管的地盘,一切在你,你想咋办就咋办吧!说罢,愤然而退。金树仁是甘肃永靖县人,在临夏城内教书多年,他的周围有不少甘肃人,有些和胡廷珍早就相识。这些人对金树仁再三劝说:胡廷珍青年有为,是西北的人才,在甘肃的作为是新潮流的趋势;可让他或农或商;不参与军政就是了。省政府秘书长鲁效祖是胡廷珍的姑夫,也对金树仁提出留胡新疆躬耕田亩的建议。最后金树仁碍于众人说情,暂且答应让胡廷珍携带眷属在玛纳斯(今绥来县)居住,自找出路,不得随便行动。这实际上是将胡廷珍一家监禁在绥来县。

一九三二年秋,胡廷珍在绥来县东关开了一个小杂货铺谋生。他以何义之之名,经常与外界秘密书信往来,并时刻筹划着前往苏联的事。但因监视甚严,加之路费无着,不得成行。为了筹集路费,一九三二年冬,他前往迪化省政府,通过秘书长鲁效祖的活动,以小铺难以维持生活为由,得到省财政厅同意,由胡廷珍和一个姓陈的人包收绥来县城牲畜屠宰税务,筹划了一些活动经费。

一九三三年农历二月,马仲英部在连续攻陷吐鲁番、鄯善之后,绕道进攻玛纳斯。县政府当局怀疑胡廷珍与马仲英有勾结,怕他里应外合夺取县城,便在马部攻城之前,将胡廷珍监禁在旧城县衙内。当马仲英兵临城下时,反动当局根据上级的密示,枪杀了胡廷珍。时年仅三十一岁。

胡廷珍是中国共产党在甘肃的早期负责人之一,是优秀的共产党员,他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特别是在革命处于低潮,自己处在危险时刻,与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仍坚信共产主义,不怕艰难险阻,不遗余力地为革命奔走,最终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生命。他的革命精神和优秀品质,将永远留在甘肃人民的心中。一九六三年,胡廷珍同志的战友田志仁老先生(临夏州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政协委员),赴新疆探亲,途经绥来县城时,回忆亡友,赋诗一首,抒发对烈士的深切怀念:
                                
赤心耿耿为革命,艰险累家志未更;
                                
血染黄沙无反顾,忠魂笑迎曙光明。



  相关文章
2016-08-03 16:01:31
2016-08-03 15:57:29
2016-08-03 15:55:43
2016-08-03 15:54:14
2016-08-03 15:52:52
2016-08-03 15:38:1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政协临夏回族自治州委员会
电话:0930-6214464 地址: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红园路277号
陇ICP备10000403号-1 网站总访问量: 当前在线 15 人>